分类导航 / Navigation
近现代 >>
清代 >>
明代 >>
元代 >>
宋代 >>
五代 >>
唐代 >>
名家合集 >>
近代 [2]
清代 [10]
明代 [9]
元代 [0]
宋代 [10]
五代 [0]
唐代 [0]
帮助中心 >>
购买方法 [0]
下载方法 [0]
元代高克恭山水画合集 全22幅 高分辨率国画JPG图片
高克恭山水画合集
价      格:25.80
30天售出:7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文件格式
百度网盘 1.3G jpg
无需注册会员,直接点”立即购买“,付款后会自动弹出下载链接!
商品详情

 注意《高克恭山水画合集》是电子版图片(电子图片大部分是JPG格式,少部分为TIFF格式。),不是纸书,不发快递,付款后自动发货,自动弹出百度网盘下载地址和密码,自己下载即可!(下载后可用电脑、手机、平板来放大临摹或欣赏)

高克恭山水画合集目录:
XNy海棠国画
春山晴雨轴
春云晓霭图    (JPG&TIF)
高士图
林峦烟雨图
林峦烟雨图轴
墨竹坡石图    (JPG&TIF)
青山白云图
秋山暮霭图
群峰秋色图
山水图
溪山烟雨图
夏山过雨图
雨山图
欲雨欲晴图
元明册页集(欲雨欲晴图)
越山图卷
云巢图
云横秀岭图
云山图
云山图2
云山图3
云山烟渚图
XNy海棠国画
215-3.jpgXNy海棠国画
 
215-4.jpg
 
215-5.jpg
 
215-1.jpgXNy海棠国画
XNy海棠国画
215-2.jpg
 
215-6.jpg
 
 
 
高克恭简介:
XNy海棠国画
高克恭,字彦敬,号房山,于蒙古定宗三年(即宋淳祐八年,1248年)十一月出生于今北京一带,卒于元武宗至大三年(1310年)九月初四日,享年六十有三。高克恭的祖先是西域人,也就是中亚及其以西一带的居民,按照元代将全国居民所划分的四等,他属于地位较高的西域“色目人”。关于高克恭的具体族属问题,由于他的“谱牒散佚”,历来学者莫衷一是,只知他是色目人。但元代所谓色目人包括范围极广,元陶宗仪的《南村辍耕录》卷一“氏族”条中记载了哈刺鲁、钦察、阿速、回回、畏吾儿、甘木鲁等共31种氏族属于色目人。据《新增格古要论》所记,元代画家中有叫高士安者,此人字颜敬,回鹘人,“其峰峦皴法董源,云树学米元章,品格浑厚,元朝第一名”,有人据此说,此高士安即高克恭,且据此高克恭为回鹘人,即今之维吾尔族,然记载中高克恭并没有“士安”的名字,此说并不能肯定成立。元代画家朱德润(字泽明)的《存复斋文集》中《题高彦敬尚书房山图》有云:“高侯回纥长髯客,唾洒冰纨作秋色。山南山北风景殊,妙笔总能随笔墨。”朱德润深得元代大画家赵孟颊的赏识,而赵又与高克恭关系甚密,高克恭如朱德润所言“回纥人”当不妄。近人陈垣《西域人华化考》中说:“长春《西游记》、刘郁《西使记》之所谓回纥,皆指伊斯兰教国也,其后渐觉不同,于是以畏吾、伟兀代表昔日回鹘,以回回代表奉伊斯兰教之回纥。凡《元史》所谓畏吾儿者,回鹘也;其称回纥者,回回也。”高克恭是回纥人,也就是回回人。另外,高克恭的二女婿乌伯都刺是回回人,他于泰定(1324~1327)中任中书平章政事,其父益福的哈鲁丁是回回国子监的博士,精通元人使用的官方文字之一亦思替非文(即回回文),陈垣据此推断高克恭是回回人,也不是没有根据。色目人号称有31种,其中还是以回回人的文化为最高,元政府设立的最高学府,有回回国子学、国子监,回回人一直得到重用。高克恭作为一个出类拔萃的回回人,能够官至刑部尚书,也是不足为奇的了。
XNy海棠国画
高克恭的上辈从西域移民中原,后来“占籍大同(今山西大同)”,在民族融合空前高涨的时代,从高氏家族的命名即可看出华化已深。高克恭的祖父名乐道,已经开始与汉人通婚。父亨,字嘉甫,他虽身为回回人,却精于经学,“大究《易》、《诗》、《书》、《春秋》及关洛诸先生绪言”,而且他不苟媚事权贵,为六部尚书所器重,把女儿嫁给了他。高嘉甫为人正直,给子女树立了好的榜样,甚至连皇帝也久闻他的大名。高克恭于至元十三年(1276年)选充行台掾时,曾经从大夫相威公入见元世祖。元世祖顾问再四日:“是高嘉甫儿邪?”还赏赐了中统钞二千五百缗。后来高亭“因奉母夫人瞿氏居燕”,即搬到了现在的北京房山一带,生子五人,高克恭乃其长。元虞集曾有诗云:“不见湖州三百年,高公尚书生古燕。”古燕就是北京一带的古称。高亨“雅不乐仕”,归老房山后,一心教育子女,所以高克恭虽是少数民族,但在父亲的指下,“于经奥义,靡不口诵心研,务极源委,识语弘深”,俨然与汉人无异。后来高克恭画名大振,“近代丹青谁最豪,南有赵魏北有高”,高与赵孟颊二人成为当时最负盛名的画家,一时传为美谈。高克恭之所以能够在绘画上有所造诣,与他丰厚的家学渊源是分不开的,也与他少年时代的刻苦研读分不开。
XNy海棠国画
元世祖至元十二年(1275年),高克恭28岁那年,他由京师贡补工部令史,这是一个低级事务员之称,位卑秩下,不参官品,而高克恭的政治生涯正是以此起家,官至刑部尚书的。元世祖至元十三年(1276年),也就是宋端宗景炎元年,三月,南宋都城临安(今浙江杭州)陷,元基本上统一了中国。在这一年,高克恭选充行台掾,复迁内台掾,复擢山东西道按察司经历。自令史至经历,大致是隔年一迁。高克恭为经历的第二年,又人掾中书。未几,授户部主事。一时间,“公卿大夫,多魁儒硕彦,而公以文雅裨论其间,故望誉日著”。细观高克恭的连连升迁,在元朝初定中国之时也不是值得奇怪的事。当时懂汉文化的少数民族是很有限的,而能够于“经籍奥义,靡不口诵心经,务极源委,识悟弘深”的蒙古人则更是少之又少了,元朝要想统治汉人,本族人对汉文化了解尚少,就不得不借助外族的力量。“色目人”在元代位列二等公民,也就自然地成为元朝统治汉地的辅助工具了。所以元初的重要的官职正位都由蒙古人担任,不足者则由色目人充数,像高克恭这种对汉学如此精通的人被重用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平心而论,他画得并不好,但为什么能成为当时最负盛名的画家之一,也是有这么一个深层的社会原因的,此处不述,容后详解。
XNy海棠国画
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高克恭被任命为河南道提刑按察司判官,取得了一定的政绩,次年,改山东西道。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高克恭为监察御史,此官掌分察百僚,巡抚州县狱讼、祭祀及监诸军出使等。他为官守法持议,棘棘不阿,得到众官的认可。到了至元二十五年,奸人桑葛为相。桑葛(?~1291)为畏吾儿人,是国师胆巴的弟子,于至元二十四年为平章政事,旋升右丞相。桑葛为人奸猾狡诈,每每污用善良,他希望高克恭能够趋附自己,遂擢高为右司都。但高克恭并没有买桑葛的账,桑葛“知终不可以权势慑”,只得作罢。第二年,遣高克恭使江淮行省,考核簿书。江淮行省辖南宋两准两浙路故地,治今杭州,范围相当于今江苏、安徽、浙江一带,风景秀丽,人文荟举。高克恭有机会来到南方为官,对他后来的人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高克恭到任后,众文人大夫“交相景慕,惟恐不得一日睹也”,高也广交文友。据记载,高克恭与李方仲、梁贡父、鲜于伯机和郭佑之等人游仕于南而最爱钱塘山水。元柳贯的《柳待制文集》卷十八中说:“仲方、彦敬兴至,时作竹石林峦,伯机行」草人能品,贡父、佑之与三君俱嗜吟,喜鉴定法书、名画、古器物,而吴越之士因之引重亦数人。”
XNy海棠国画
高克恭在杭期间,爱其山水清丽,杖屦以适山中,世虑冰释,竟日忘归。每日官务之后便从事于画,而且是心情愈好绘画的技法就越有长进,“虽有名家而弗逮也”。江南多烟雨云山,高克恭又受江南文化氛围的熏陶,于是将之赋于纸素,他的画作便是南方的样式。他画山水初用米蒂父子法,后乃用李成、董源、巨然法,造诣精绝,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绘画面貌,为后来画名大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高克恭一张很有名的《夜山图》就是在杭州期间画的,此图是送给高好友李公略的,曾经有许多文人为之题和。李公略住在杭城之南吴山艺巅的楼阁上,吴山风光秀丽,其“吴山天风”乃是西湖一大名景,在此俯瞰西湖、钱塘江及浙东诸山,历历可数,如几案间物。高克恭每每路过李公略住所,都是流连忘返,清跳美不胜收的西湖之景。有一次,李公略对高克恭说:“夜起登此阁,月下看山,尤觉殊胜。”高克恭听后,跃跃以喜,遂援笔为《夜山图》。据明张丑《清河书画坊》卷十一所记,此图“同时题咏者三十人,并称国士,允为艺林神逸”。
XNy海棠国画
高克恭自杭州还,授兵部郎中,不久,桑葛因贪污伏诛,“朝议江淮视他省繁剧,如得端介练达之士长省幕,其可,则以公为左右司郎中”。当时,儒士例蠲徭役,而旧籍漫不可省,执政持论可否,期岁不能决。高克恭到任后,则凡以儒籍占者,皆定为户,由是士得自拔于旷隶,皆感激泣下。凡旧政之不便于民者,也一切罢去。后来,都省因为浙西公田多隐漏失实,命高克恭检括。高克恭说:“成岁输粮为石者四百万,内公田七十五万一千顷,粮为石者一百三十号,浙右居诸路三之二,公租视民所输且二十倍。良由宋季贾似道敛怨误国,田有虚额,而官无蠲征,急期则负逋者众,吏民交病。方今宜讲行良法,保固邦本,不当重为烦扰,复循旧弊政。”由此可见,高克恭为官清正廉洁,体恤民情,所以他在汉人士大夫群体中颇有影响,颇得尊重。当时杭州每年都能征收到大量的赋税,但贪官污吏太多,许多税款被人中饱私囊,大大折耗,老百姓鬻子卖女犹不能偿。税司则在门前遍植桁杨,桁杨是用来鞭答犯人的杖具,以此镇吓匿税之人。高克恭知情后,即召官吏,问“税入几何”。众官皆应日“不足”,高克恭说:“吾将白之上官,桁杨若等,以威不职也。”过后不久高再往视,则桁杨已不复植,而税收亦有盈余,足见高克恭在众官僚中是极有威信之人。另据元杨璃的《山居新语》中记载,至元末年,元政府尚有火禁,高克恭时为江浙省郎中,他深知杭民全靠手工制作以供衣食,如禁火则小民屋狭,夜里点灯必定要遮藏隐蔽,所以经常有火患发生。在高克恭的倡议下,遂松其禁,杭民放心大胆地点灯,火灾也少了。上述所举的一些事例,都可以看到高克恭是一个为民做实事的人。在元朝那个民族压迫特别严重的时代,高克恭能如此正直不阿、体恤民情,当然受人爱戴,以至于他画得并不算一流,却能与诗、书、画皆能的赵孟烦相提并论,成为有元一代最有影响的画家之一。
XNy海棠国画
高克恭的绘画成就主要体现在他的山水画中,而他的山水画风格主要是师承宋代米蒂、米友仁父子的。由于二米的山水画在后世极为少见,因此元、明、清的画家学二米实际上也大多就是学高克恭,二米的画风也正是经过高克恭才得以在后世发扬光大。平心而论,高克恭的绘画成就并不算很高,他也不像赵孟颓那样是开宗立派的大画家,在技法上也远远不如后来的“元四家”,主要是政治上的成功促成了他在绘画上的影响。
XNy海棠国画
高克恭早年生活在北方,虽然他出生时,北方的土地已经为蒙古统治者所占领,但是由于当时马背民族的文化知识有限,所以金朝文人在其故地的影响还在,而金朝当时最知名的画家就是王庭筠。王庭筠,字子端,号黄华老人,工诗文,擅画山水竹石,其绘画存世的作品目前仅有一件《幽竹枯槎图》。据同时代人诗文记载,他“诗文有师法,高出时辈之右。字画学米元章,其得意处颇似之”。元人汤厘在《画鉴》中也说,王“上逼古人,胸次不在米元章之下也”。袁桷《清容居士集》卷四十七记,“黄华老人祖襄阳(即米芾)笔墨…实不在米老下”。看来,高克恭后来钟情于米氏父子,多是与王庭筠有关的。元倪瓒《清阅阁集》卷七说,王庭筠父子“诗画逸出毡裘之表,为可尚也…盖高尚书之所祖述,而能冰寒于水”。元夏文彦在《图绘宝鉴》卷五中说,高克恭“善山水,始学二米,后学董源、李成,墨竹学黄华,大有思致”。元顾瑛编《草雅堂集》卷六记载,“房山得法黄华山,笔力断取青孱颜”。元倪瓒说王庭筠“诗画逸出毡裘之表,为可尚也…盖高尚书之所祖述,而能冰寒于水。”(《清洄阁集》卷七)
XNy海棠国画
当时人的记载足以说明高克恭师承王庭筠的关系,而王庭筠的喜好直接影响了高克恭后来在绘画上的取向。再加上后来高克恭到南方为官,就很容易地接受南人的风尚,画起江南的山水景致来。高克恭学二米很快,因为二米的画简单易学,还可以符合文人寄兴于笔墨的动机。而且据记载,高克恭也曾经在镇江一带居住过①,所以高克恭就更能够领会米氏的山水技法了,他存世画较多的也就是米派山水。
XNy海棠国画
高克恭学二米比较成功,得到当时文人的赞誉,如元张羽在《静居集》卷三《题高彦敬云山图》中夸道:“房山尚书师小米,画得云山称独步。”元张雨《贞居先生诗集》卷三《题高尚书山水》中说:“此图仍是江南笔,米家父子应钳口。”王冕在《竹斋诗集》卷二中说:“国朝画手不可数,神妙独数高尚书。尚书意匠悟二米,笔力固与常人殊。”后来慢慢地画多了,认识南方的画家多了,见的世面也大了,高克恭觉得需要再提高自己的技艺,二米的画很容易流于形式,因此,他又开始学习董源、巨然、李成等画家,以求严谨。
XNy海棠国画
高克恭之所以能够将米氏云山发扬光大,与他博学众采是不无关联的。元童冀《尚细斋集》卷四《题张来仪青山白云图》中说:“天下几人画董元(源),近代独数高房山。”柳贯在《柳待制文集》卷十九中说:“房山老人初用二米法写林峦烟雨,晚更出入董北苑,故为一代奇作。”元朱德润《存复斋续集》道:“高侯画学,简淡处似米元晖,从密处似僧巨然,天真烂漫处似董北苑,后人鲜能备其法者。”正是因为高克恭在学画的过程中没有拘泥于一家,所以才有他在绘画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另外,高克恭在杭州期间与众文人相互往来的经历也促成了他画风的形成。虽然他的画并不是相当好,但还是受到文人的青睐,除了物以人贵这一原因之外,也可能与高的为人极好有关。有人评其画甚至用“高侯画山谁与匹,名重当今称第一”(元张宪:《玉笥集》)、“高侯胸中有秋月,能照山川尽毫发”(元赵孟额:《松学斋集》卷三)、“近代丹青谁最豪,南有赵魏北有高”(元张羽:《静居集》卷三)之类的句子,可见其当时影响之大。高克恭的山水画,现存世的也不多见,大致有以下几幅当然,这其中还多有伪作:
《春云晓蔼图轴》,纸本,设色,138.1×58.5cm,
故宫博物院藏。
《竹石图轴》,纸本,水墨,121.6×42.1cm,故宫博物院藏。
《春山欲雨图》,绢本,设色,100.4×106.8cm,上海博物馆藏。
《雨山图轴》,纸本,水墨,122.1×81.1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林峦烟雨图轴》,纸本,设色,123.5×61.2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云横秀岭轴》,绢本,设色,182.3×106.7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春山晴雨图》,绢本,设色,125.1×99.7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群峰秋色图轴》,绢本,设色,159.9×104.8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云峦飞瀑图》,纸本,设色,57.6×33.9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夏山过雨》册页,绢本,设色,25.4×26.1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溪山烟雨》册页,纸本,水墨,40×32.4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风雨归舟》册页,纸本,设色,29.8×26.4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秋山暮蔼图》,纸本,设色,49.5×84cm,故宫博物院藏。
《群峰秋色图轴》是高克恭学五代画家董源较多的一幅作品。此图较之其他作品要更加秀润苍莽,坡石的暗面多用淡墨渲染而出,不勾线。总的感觉,正如李纲仅用干笔皴擦几下,再点以“米点”,墨韵倒不是很好。远山似用董源法,与其《龙袖骄民图》十分相似,干笔淡线,山石有矾头,颇生动,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中的山头倒是与之有些雷同。全图的极远处山头直接以水墨染出,云也是直接染出,不勾线。总的感觉,正如李行所言“山水秀润有余而颇乏笔力”,这与他的基本功稍差相关。值得一提的是,高克恭在这张画中以破笔画树,例如中段的一丛松树,干笔破皴而出,似乎又给后来的王蒙带来启示。总的说来,“元四家”受赵孟類的影响最多,但是像钱选」高克恭这样的画家也不容忽视。黄公望和吴镇的画风主要来自董源、巨然,而董、巨在五代、两宋的影响都是很一般,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重视,之所以在元以后能够大行其道,还是与元初画家们的推崇相关的。论者谓赵孟颗对“元四家”的影响深远,但是赵一人改变不了世界,还是要有一个大的艺术思潮,也就是说只有当社会上对某种绘画风格能形成相对一致的认同,并且很多画家去尝试,才最终促成了董、巨画风的流行。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五代至元初,画风与董、巨最为接近的还是高克恭,如果没有高克恭在绘画上对董、巨的二米画风的融合,很难想像“元四家”能有多大的发展。至于后来的“明四家”、清“四王”对董、巨画风的继承,如果要细究起来,高克恭的功劳显然是不可抹杀的。
XNy海棠国画
《秋山暮蔼图》,已经破败不堪,但画面主体部分尚还清晰。此图估计是高克恭较早年代所作,因为总体来说笔墨功夫还相对比较幼稚。由于用笔干松,倒是显得很古拙。图中有高克恭的好友邓文原的题诗。这张画是元代“简率尚意”画风的一个代表,画中不去刻意地追求严谨,而是表达一种士人轻松、超脱的态度。由此我们可以总结,高克恭在画史上的贡献不是在于他画得有多好,而是与元初其他画家如钱选、赵孟顺等画家一道,对元代“简率尚意”画风的形成所起到的铺垫作用。在后来的“元四家”的推波助澜之下,此画风愈刮愈盛,占据了明、清二代画坛的主流。
XNy海棠国画

高克恭作于大德三年(1299年)的作品《春山晴雨图》,是他52岁时所作送给好友李行的。李衔(1245一1320),字仲宾,号息斋道人,与高克恭是同乡,是元朝有名的画竹大家。李行官至集贤大学士、荣禄大夫(从一品),地位极高。另外一个能达到如此地位的画家就是赵孟颊。其实,元初很多画家之所以地位比较高,多是与他们在政治上的地位分不开的,也与他们之间相互提携有关。高克恭和李衎关系甚笃,除了他们是同乡外,据元夏文彦《图绘宝鉴》卷五记载:李衎画始学王淡游(字曼庆,金朝画家),而王淡游则是干庭筠的儿子,高和李在学画上有共同的师承。《春山睛雨图》画溪边小景,云影满山,较多地运用了董源、巨然的画法,线条宛转柔曲,淡披麻皴皴出了山石的阴阳,画树也强调水墨技法,有浓淡墨韵的变化,可以看出高克恭极佳的染功。云法有勾有染,轻松随意,气韵绝佳。画中有李行题:“彦敬侍御为予画此幅,乃作诗云:春山半晴雨,色现行云底。佛髻欲争妍,政公勤梳洗。大德己亥夏四月,息斋道人书。”钤印“李行仲宾”、息斋。此图蕴藉委婉的笔墨带给后世画家无穷的想像,明代大画家董其昌很多水墨淋漓的画似从中来。董其昌曾说:“余尝见胜国时推房山、鸥波居四家之右,而吴兴每遇房山画,辄题品作胜语,若让伏不置者。顾近代赏鉴家或不谓然,此由未见高尚书真迹耳。今年六月在吴门得其巨轴,云烟变灭,神气生动,果非子久、山樵所能梦见。因与道寅为别,访之容安草堂,出精素求画,画成此图,即高家法也,观者可意想房山风规于百一乎。””又说:“元季四大家,以黄公望为冠,而王蒙、倪瓒、吴仲圭与之对垒。此数公评画,必以高彦敬配赵文敏,恐非偶也。”“我们从现存董其昌的画中的确可以找到大量类似于高克恭笔戏云山似的作品,如《云藏雨散图轴》、《云山图轴》、《山市晴峦图轴》、《云山烟树图轴》、《秋山图卷》等等,不胜枚举。虽说高克恭是他的祖先(参见前章),他在绘画上也比较多地继承、发扬了高克恭的画风,但是董其昌批评起他的这位前辈倒是丝毫未留情面,他说:“高彦敬尚书,画在逸品之列,虽学米氏父子,乃远宗吾家北苑,而降格为墨戏者。”还说:“高乃一生学米,有不及,无过也。”言下之意,董本人是超过了高。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 XNy海棠国画

免责申明:
海棠国画仅提供国画爱好者欣赏临摹学习的平台,《高克恭山水画合集》仅用于分享传统文化、学习和交流!海棠国画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果对您的版权或者利益造成损害,请提供《高克恭山水画合集》的资质证明,我们将于3个工作日内予以删除。